游客发表

交通部:严厉打击企业借顺风车之名开展网约车行为

发帖时间:2020-05-28 05:40:29


交通击企上官正义对本刊记者回忆。

天气暖和起来,交通击企我们脱掉了厚重的冬装、防护服,身上前所未有的轻松。离住院部大楼约200米的太平间,部严隐蔽在医院西南角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简陋昏暗。

我紧紧地握着爸爸的手,厉打手上尚存的体温使人感到他似乎还有生命的迹象。△文川(中)和同事在方舱医院我们走过长江大桥,名开途经黄鹤楼。在我负责的C栋12楼东疗区,展网最出名的要数8床的一位74岁的大爷。

我不舍地抬头直腰,业借约车用白色的脸盖布重新盖上爸爸的头,再拿起黄色的脸盖布轻轻地铺在白色脸盖布上。

夜阑人静,顺风寒风飕飕。

当我几十年前从农村知青点考上武汉大学时,名开爸爸就是从这只手上摘下自己戴了多年的机械手表送给我,名开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戴上手表,从此我才精确地记忆生命时光。我一骨碌翻身下床,展网急匆匆地下楼,从我所在的中新社前方战疫新闻报道组驻地武昌光谷金盾大酒店赶往汉口长航医院。

车在医院住院部大楼门口刚停,交通击企我就仓促下车,从楼梯口一气爬上住院部7楼爸爸的病房。封城状态下的武汉使这一切都变得那样生硬而不近人情:厉打爸爸原本应有的尊严、体面的告别仪式无法进行,亲人对逝者行孝的心愿也被碾压。知道这个消息,业借约车我和她都很高兴,业借约车因为作为临床医务人员,她终于有机会参与到一线的工作中,很羡慕她,也再次给我自己鼓劲——所有的岗位,都是战疫的一部分。

爸爸沧桑、部严安详、熟悉的面容深深刻入我的眼帘,他嘴上再也没有那令人憋气而又讨厌的口罩。

相关内容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